三級方程式賽車停辦澳門站 體局:不會影響澳門大賽車魅力

「第71屆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將於今年11月14至17日舉行

「第71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將於今年11月14至17日舉行,今年大賽車將停辦F3,改為FR世界盃(世界區域方程式),令不少車迷大感失望,有意見認為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以較低級別的賽事,取代三級方程式比賽,是對澳門的大賽車運動水平及其國際形象的「降級」。體育局局長潘永權對此表示不認同,強調澳門大賽車的魅力不在於整體賽事安排,而是獨有的東望洋跑道,可以成為來自世界各地的年青車手、各地車隊進階的平台。他深信,FR方程式將吸引世界各地車隊和年輕車手來澳參賽。

上月國際汽聯公布,澳門將停辦三級方程式賽事,取而代之的將是區域方程式(Formula Regional)。國際汽聯在新聞稿中保證,這項賽事「將開放予更多在地區競爭的潛在車手」,又指「澳門三級方程式賽車舉世聞名,在世界上最具挑戰性的街道賽道上,匯聚了來自世界各地最優秀青少年車手。改用地區方程式賽車能重振這種精神,是個很好的長期解決方案」。

區域方程式將取替F3(互聯網圖片)

在國際汽聯宣布這消息後,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組委會發出新聞稿回應稱,大賽車組委會一直與國際汽聯緊密聯繫,協調有關國際汽聯賽事的安排。為配合國際汽聯的發展方向,國際汽聯將調整本年三級方程式在澳門所採用的車款,而有關車款將更適合在東望洋跑道作賽。有關賽事經國際汽聯分析後,將於今年命名為FIA Formula Regional World Cup,而澳門將繼續是國際汽聯該項世界盃賽事的全球唯一主辦方,屆時將吸引世界各地頂尖車手來澳參賽。

F3變FR是大賽車和國際形象降級?

區域方程式是2018年推出的單座組別的三級方程式級別賽事。區域方程式所使用的賽車屬270匹馬力,較三級方程式的380匹小。目前,全球共有5個經國際汽聯認證的區域方程式系列賽,分別在美洲、歐洲、日本、中東和大洋洲舉行。曾在2000年的本地三級方比賽中奪冠的本地車手高度(André Couto)較早前接受《澳門平台》訪問時指,區域方程式的等級低於國際F3,就賽車本身而言,區域方程式賽車的下壓力和動力都比F3的少,且底盤不同,而對於參賽車隊來說,這是一項「成本較低」的比賽。東望賽道賽事仍有「競爭力和觀賞性」,但大賽車的名氣將會受到影響。

今年澳門大賽車不再有三級方程式賽

國際汽聯安排FR方程式取代三級方程式,曾於1996年至2008年期間擔任體育發展局局長的蕭威利接受《澳門平台》訪問時亦對今次決定也感到驚訝,因為澳門與國際汽聯有三年的合作協議。他認為:「這種情況不是缺乏對話,就是缺乏對話能力。在疫情之後,國際汽聯為澳門F3制定了一份新的3年合同,第一年的合約已經落實。如果有這樣一份合同,其就必須得到遵守,任何更改都必須經過雙方同意。一是國際汽聯單方面做出的決定,或是澳門方面同意了這一變更。」

蕭威利又指,這次改動無論是在體育方面,或是澳門的國際形象方面,都是「降級」。他表示:「自1983年以來,澳門一直在舉辦三級方程式比賽。那年是巴西車手冼拿(Ayrton Senna)一舉奪冠。大賽車作為澳門的旅遊名片,澳門對格蘭披治大賽車的投資如此之高,依賴如此之大,今次無疑是一盆冷水。」

潘永權:絕對認同國際汽聯

澳門大賽車沒有了三級方程式賽,變相大賽車亦降級,不少賽車迷認為無法接受澳門大賽車不再有F3這個事實。體育局局長潘永權昨回應時表示,不明白為何大家會覺得是大賽車降級和吸引力降低,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一直按照全世界最有權威的國際汽聯去安排賽事,國際汽聯亦很欣賞澳門的賽道,並會按年代安排合適澳門的方程式賽事,經過多年時間,國際汽聯看到年青車手和世界車壇的發展,為此安排FR方程式在澳門舉行,「我諗全世界最有權威的國際汽聯因應返澳門咁重要的地方去配置FR,我相信都係大家對國際汽聯的絕對認同囉。」

潘永權

澳門格蘭披治三級方程式大賽於1983年首次在澳門舉辦,一直被譽為孕育未來方程式巨星的搖籃,歷年來共培養了8位一級方程式冠軍,停辦令人感到可惜,被問到有沒有辦法可以保留三級方程式賽事?潘永權謂,國際汽聯的世界盃賽事是在國際中最有權威性的賽事,過去不少年青車手透過澳門站賽這一踏板進軍不同世界級賽,這源於澳門的街道賽具有挑戰性,在澳門這麼有挑戰性的賽道都有出色表現的話,有望進軍更高層次的賽事,他相信澳門大賽車的魅力不在於整體賽事安排,而是獨有的東望洋跑道的挑戰性,可以令來自世界各地的年青車手、各地車隊有進階的平台。

信澳大賽車能吸引世界頂級參賽

FR方程式取代F3不會改變澳門大賽車國際地位?潘永權重申,國際汽聯對澳門賽道已有定性,全世界的朋友都要相信國際汽聯。當局也深信,澳門能吸引世界頂級年青車手來澳門參賽。

被問到有指國際汽聯與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組委會於2023年11月簽訂的三級方程式賽事合約還有兩年,現在國汽聯的安排是否存在改變合同?潘永權反問記者:「你在邊度得知道(合同)到咁多年到期呢?我哋無呢個資料。」記者追問是否有相關合同?潘永權未有回應有或者沒有,只是稱:「我唔知你在邊度搵到呢啲資料,如果有你畀我睇一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