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城市傳播中樞的旅遊景點:以成都寬窄巷子為例

「成都十月桂花香,辭客真同遊客忙。暫放寬心過窄巷,聊將老眼閱流光」。走進寬窄巷子,你可以在窄巷子感受老成都的「慢生活」,又可以在井巷子感受成都人的「新生活」。這離不開較成規模清朝古街道和原始居民的留存,不同程度地記錄了老成都的滄桑歷史。也離不開「以商養文,以旅促保」的業態更迭,形成了文化歷史與酒吧、餐飲、民宿等現代化產物和諧共存的獨特格局。「四川省歷史文化名街、四川十大最美街道」等稱號也隨之而至。總而言之,作為城市空間重要組成物的寬窄巷子,是建築媒介,也是空間文化與城市地理的結合體。

從傳播學的認知視角來理解,寬窄巷子是一種具有空間生產性的建築媒介,其媒介的聯通使命體現於將時間與空間的經濟價值、物質性內涵與社會關系的交織連結,生成新的社會關系和空間意義。作為成都城市傳播中樞的寬窄巷子,是都市社會的重要空間節點,是一種基於實體空間的媒介,它既超越傳統媒介與新媒介,又與之相勾連;從空間表征的角度而言,寬窄巷子既是社會文化的被動產物,又是社會文化的主動參與者,因而富有了極為豐富的表征。

說到空間媒介的表征與意義的豐富性,要追溯到公元1718年,年羹堯在少城基礎上修築了滿城,專駐滿蒙八旗官兵,滿清沒落之後,滿城不再是禁區,百姓可以自由出入,有些外地商人乘機在滿城附近開起了典當鋪。新中國成立後,房子分配給了附近的國營單位安置職工,文革時期又對房屋進行了重新分配。直到2008年6月14日(第三個中國文化遺產日),寬窄巷子作為震後成都旅遊恢複的標志性事件向公眾開放。時間跨度200餘年,寬窄巷子的空間對話涉及了多層次的互動與對話關系,與時代背景、政治經濟條件相呼應,闡釋了寬窄巷子與人的溝通交流,以及與其他交織互構的關系。

實用性的寬窄巷子風格影響了空間使用主體——市民的性格和城市精神。同時,寬窄巷子不再僅僅作為物理性標准配置,而是滿足空間實踐主體的需求,成為城市連接器,以CCD(Communication Center District)的存在方式參與「第三+」空間的發展,才能達成索亞所謂的「活的」、「敞開式」的空間。結構與行動之間的協調由傳播來執行,在建築與人、建築與建築、寬窄巷子中人與人之間、以及寬窄巷子所涉及的更大範圍的對話。

隨著移動媒介技術的進步,未來寬窄巷子空間發展如何承載城市的曆史與文化,在人與城市之間充當堅實牢固的連結與黏合功能,並開拓新的空間邊界,是值得進一步探索的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