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正視社會老齡化 織密扎牢社保網(下)

社會民生促進會永遠榮譽會長陳溥森

(文接上期)

也許有人會說,澳門的社會服務保障工作本已做得不錯。無可否認,澳門回歸祖國25年,特區政府確實持續推行多重措施,去促進社會服務的發展,社會保障整體工作已優越於不少城市。其中,對社服機構的資助金額,由回歸初期1億多元,增加至2023年逾16億元。近年還推出平安通呼援服務、長者關懷服務網絡及獨居長者連網等措施。問題在於,特區政府僅靠8間日間護理中心、8支家居照護服務隊伍及10間提供護老者支援服務的長者日間設施,以及22間安老院的2,500個宿位所提供的服務,就根本滿足不了社會的需求,事關仍有1,000多名長者仍在排隊輪候中,輪候時間最快也要18個月,故不少社保政策的落實成效因強差人意而令坊間嘖有煩言。

澳門的老齡化問題和養老需求服務遇到的困難日趨嚴重,65歲及以上的長者就接近有10萬人,佔總人口比例的14%,首度超過少年兒童人口比例。其中雙老夫婦低收入社群有1.56萬人,獨居長者佔有9,300人,患失智症者有5,800人,還有人數不少的失能者和傷殘者,據統計持有各類有效殘疾評估登記的人士達1.7萬人,當局雖在2018年設立鼓勵殘疾金受益人就業計劃,但到目前參與者卻不足1,000人。上述群體人員多數居住在舊區7層以下建築的唐樓里,上落不便,長期臥床,生活困難。
另外,據新一期就業調查顯示,本澳勞動人口為38萬人,但勞動力參與率為68%,失業人數達8,400人,失業率為2.8%,其中中壯年人數有3,300人,就業不足的也有5,700人,內中還不乏具高等學歷和工作經驗人士。這一連串的冰冷數字反映出不少市民生活存在著眾多「急難愁盼」的問題。因此大力發展普惠兜底的社會保障服務體系,既是市民對美好生活向往的升級,也是政府理政的重要目標。
社會保障服務牽涉方方面面,工作推進又存在政出多門的制肘,政府應加強內部各部門之間的溝通,密切與社會服務機構的聯繫,充分利用大數據捜集和疏理長者及弱勢群體需要求助扶持的相關數據,針對服務範圍、受惠對象、現實狀況、未來趨勢等,分層分類構建完整的支援服務體系。現階段應做好隱蔽長者的偵測工作,有序建立和優化家庭社區服務中心和長者服務中心,完善長者和弱勢家庭的探訪關愛制度,提高社會福利服務水準,落實「長者公寓」計劃,防止意外的再發生。
同時,有必要重新檢討政府5年前設置的社會保障給付恆常調整機制。5年的時間跨度,時移世易,尤其是經過3年多疫情的猛烈衝擊,無論社會環境,抑或市民生活,都受到極大的不利影響,原定的養老金保障水平,連同失業津貼、疾病津貼、出生津貼等其它社保給付項目,特別是現行的《就業輔助及培訓規章》生效執行已超過20年,明顯與現在的營商環境、就業狀況、青年就業、薪酬走勢、轉工培訓出現較大差距,與形勢脫節,確有檢視、優化和修改調整的必要。這些都是關乎千家萬戶利益與當下社會民生的聚焦重點,政府應苦心孤詣地通盤規劃,建立分層分類的社會保障和救助體系,兜住和兜牢民生福祉底缐,就能提升人們的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以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促進和諧的新成果,迎接新中國成立75周年華誕和澳門回歸祖國25周年!
(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