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隆新街擬打造恆常步行區 商會冀串連多條路線惠及周邊

福隆新街擬打造恆常步行區

政府計劃將福隆新街打造成恆常化步行區,將新馬路及議事亭前地人流引入福隆新街,帶動片區整體活力。中南區工商聯會會長李卓君形容商戶對計劃期待已久,期望當局汲取「新馬路任我行」舉辦經驗,將人潮分流到周邊街道,串連多條路線,令區內周邊商戶都能受惠。他又建議文化局與旅遊局合作,發展「文化+旅遊」,將旅遊路線擴至司打口,充分利用計劃與周邊活動聯動,令計劃發揮更大效益。

政府計劃把福隆新街、爐石塘巷、新填巷、桔仔街及何老桂巷之間的區域設為步行區,在每日早上至晚間實施步行區,凌晨至早上時段將有限度通車。步行區計劃期望以福隆新街為核心,積極發掘,拓展和整合週邊街道的文化資源,與週邊平日旅客及市民人流相對密集的新馬路及議事亭前地,崗頂前地文物建築群等核心旅遊區作串聯,以豐富福隆新街的文旅氛圍,帶動片區整體活力。當局初步計劃長期實施,目前還需收集區內居民、商戶和相關坊會的意見回饋,暫未有實施時間表。

左起:李卓君、邢榮發、古慶祥出席《澳門講場》

中南區工商聯會會長李卓君、文化發展諮詢委員會委員邢榮發、交通諮詢委員會委員古慶祥昨出席《澳門講場》,探討福隆新街計劃長期設步行區。

李卓君冀將旅遊路線擴至司打口
李卓君形容,商戶對計劃期待以久,在60、70年代的福隆新街是「旺到不得了」,非常繁華,與現時的情況可謂「一個天一個地」。今次計劃令他們覺得政府終於留意到舊城區情況,在「新馬路任我行」舉行期間,當局曾將多個路口封閉,導致大批市民及遊客只能聚集新馬路內,期望當局汲取經驗,將人潮分流到周邊街道,串連多條路線,令區內周邊商戶都能受惠。
他又提到,從前澳門首個遊樂場便是座落在司打口,司打口內也有很多商鋪,他建議文化局與旅遊局合作,發展「文化+旅遊」,將旅遊路線擴至司打口,充分利用計劃與周邊活動聯動,令計劃發揮更大效益。
邢榮發則表示,福隆新街早期是風月場所,是本澳最早期的嶺南式青磚建築的兩層住宅舖位,他認為保育建築最好是活化利用,便可延續街區發展,政府亦有意協助區內商戶維修門面補漏。

市民擔心會加重新馬路塞車

有市民關注福隆新街綠色鐵閘和木窗文化如何保育

有市民讚成把福隆新街劃為步行街,形容是好事,但關注福隆新街建築物保育問題,例如福隆新街店鋪的綠色鐵閘,木窗文化如何保育,並反映現在晚上的街燈不足,冀市政署及文化局能完善區內環境設施。有市民建議把人力車或人力三輪車站放入福隆新街,安排車夫穿著民初年代衣服給遊人打卡短途遊舊區。也有市民擔憂新馬路平日已很塞車,禁止車輛通行福隆新街會令新馬路更塞車。
有市民批評,政府不重視澳門歷史文化,當局眼中只有世遺建築物才是重要的,因為若保育得不好會被世遺組織除名,對其他的文物建築不重視,在當局眼中未被列入文物清單的建築物就沒有護價值,舊樓等於危樓、爛樓「citywalk睇嘅係是城市、街區獨有特色和記憶,唔係商業街,亦都唔係規劃好嘅步行區!」
在活化舊區方面,有市民則認為,步行區只有舖位業主和食肆受惠,對小市民民生幫助不大,建議有一個固定地方做市集,讓市民可做小本生意,令城市多元發展,而非每次只攪一次性活動。有市民建議,福隆新街做步行區,可參巧珠海北山大院,利用舊街後巷活化舊巷,政府應扶持中小企活化舊巷,資助街道有特色元素的裝修、裝飾,令該區成為特别本澳新打卡景点,同時要整治違泊,空中舊電線或地下街道粉飾,打造該區特有美食,如coffee shop、葡式小食、港澳式美食,有助旅客留區消息,增加景点特色元素。

古慶祥:設步行區對附近交通影響有限

有交諮委認為設步行區對附近交通影響有限

對於禁止車輛通行後的交通影響,古慶祥認為福隆新街涉及路段較短,亦未影響巴士路線,與新馬路任我行計劃幅射範圍不同,福隆新街步行區計劃對附近交通影響有限。他又指,現時旅客要到福隆新街,主要是依賴新馬路的公交,設步行區後最受影響的應該是區內居民,而日後要前往福隆新街的人則需在周邊路段落車再步行前往,為令旅客更方便前往周邊路段,當局有必要優化附近步行質素,未來亦要考慮區內商戶上落貨的問題,並利用閒置土地設停車場及上落貨區。
他認為,該片區應主力發展步行,因為由新馬路到康公夜市、福隆新街等,都只是30分鐘內的路程,步行將是該區主要出行模式。
對於有市民希望政府以福隆新街為第一試點,逐步研究活化福隆新街至媽閣廟之間的舊區街道。李卓君表示認同,過去他們在社區舉辦活動時都發現,有活動時「社區先活一陣間」,活動結束後社區又再次變得冷清。舉辦活動時不能只在一條街進行,必需要以片區作出考慮,提高效益。他希望政府研究未來舊城區發展方向,包括如何活化舊城區,把已納入受保護文物和現有街區相結合發展,他期望政府有一個總體規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