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城幫環球E城「執手尾」 周焯華重申是出於責任唔認為有問題

周焯華等被告乘坐的囚車抵達被級法院

太陽城集團前主席周焯華涉嫌清洗黑錢及不法經營賭博案件昨繼續開庭,周焯華庭再次重申太陽城帳房電腦系統和「環球E城」帳房電腦系統並不相連接,當時太陽城幫受「環球 E城」結業影響的客人「執手尾」,是出於責任,他不認為有法律問題。他又指完全解決了自2020年 7月起有不少太陽城客戶要求提款問題,直至被捕前有過萬客戶,沒有人因無法取款而報警。

第 6被告周振熙,是遊澳集團公司及訊力科技公司負責人,被控涉及負責「賭底面」、電投及網投發送的短訊等,周振熙昨否認訊力和遊澳是為不法業務而營運,強調訊力是為太陽城貴賓廳正常業務發送的訊息,不存在訊力在「賭底面」、電投、網投業務中與太陽城是分工合作。

起訴書指2019年8月1日至8月月5日訊力登記的多個手提電話號碼涉協助不法經營賭博集團發送大量「賭底面」短信,5日發送合共46.3萬條短訊,其中涉「賭底面」的有656條,涉「環球E城」的電投、網投短訊有2273條。第 6被告周振熙指「環球E城」短訊只佔46.3萬條短訊的0.15%,「賭底面」訊息量佔0.5%,佔比很少,不影響太陽城正常信息量。

周振熙否認訊力遊澳為不法業務營運

訊力在2018年至2022年間4年總收入是4000萬,周振熙指發出訊息量越多公司收入越多,而發送訊息量則要視乎訪澳旅客量、太陽城貴賓廳生意情況。

有律師問周振熙是否承認訊力用迂迴途徑由珠海訊力發送信息?周振熙對此不同意,他重申,所有短訊都是由澳門發出,「從頭到尾的一個sever在澳門」,珠海訊力並沒有業務,只是人員在珠海的辦公室上班。

另外,第10被告太陽城賬房部總監何靜儀被控不法經營賭博罪,庭上控方指作為太陽城賬房部總監的何靜儀協助「環球E城」客人走資,何靜儀回應稱她的工作只是通知客人取回資金。她多次表示:「我只係跟進客戶存款,唔理匯款啲嘢,亦不會理戶口。」她辯稱自己沒有為「環球 E城」做事,「只是負責勾數,啲錢去邊唔知。」

第1被告周焯華主動作出補充指,盧石峰在海外電投業務出售後對UE信貸額度提建議,只是告知對方太陽城審批的額度。2019年前後相關法律無改,從前認為無問題,故之後也不認為有法律問題。當時是「光明正大」退出此一產品,故到「環球 E城」結業後,太陽城為對方「執手尾」是出於責任,不認為有法律問題。

自2020年 7月起有不少太陽城客戶要求提款問題,令太陽城出現擠提,控方在庭上指 2020年 7月起有不少太陽城客戶要求取款,又指周焯華向下屬發訊息指示需要制止。周焯華否認有指示下屬制止客人提款,他強調有關問題已完全得到解決,直至被捕前有過萬客戶,沒有人因無法取款而報警。

盧石峰:認知中賭底面唔犯法是灰色地帶

在周焯華案中,第7被告太陽城集團市場拓展部高級副總裁盧石峰被控參與經營「賭底面」、電投、網投業務及詐騙6博企。他昨日在庭上否認控罪,盧石峰稱,極不認同被指控為不法經營賭博集團招攬賭客、招募資金和宣傳推廣,因為自己只負責行政工作,從不接觸賭客,不清楚部門是否涉及相關活動。他並指「賭底面」存在很多年,所有賭場都有做,政府從來無講過是犯法,以他認知,「賭底面」非犯法,只是灰色地帶。

昨日控方在庭上展示多個成員包括他在內的微信群組,指控他有參與經營「賭底面」、電投和網投。盧石峰辯稱是同時拉他入群,他「極少睇」和沒有回覆群組內訊息。控方問到他有否在群組內看到有關「賭底面」內容?盧石峰謂:「唔記得有無。」

至於部門群組提到 「峰哥通知勿用拖底、底數、底貨等敏感字眼」,他解釋自己雖在群組中,但手機中所有群組均調靜音,加上每天數百條訊息,所以沒有看過有關訊息,同事有緊要事會致電通知。

控方又提到在盧石峰家中搜出一份「賭底面」的文件和500萬現金,要求他作出解釋。盧石峰表示相關文件是太陽城市場部策劃組的人給他,由於沒時間看而帶回家中,但一直忘記了有該份文件,放在家中已有2至3年之久。500萬元則是從事疊碼活動所得,不知何解被指是非法所得。

被問到市場拓展部有否要求員工「賭底面」或電投?盧石峰表示沒有,他重申「賭底面」不屬於市場拓展部業務,他們是做行政工作,很少接觸賭客,沒有招攬、推廣宣傳「賭底面」。他自己私下也沒有介紹賭客給第5被告張志堅。控方問市場拓展部員工有沒有介紹客人給張志堅?盧石峰稱:「部門可能有。」

控方問盧石峰是否知道「賭底面」的存在?盧石峰強調自己沒有與客人協商「賭底面」,他和同事沒有在「賭底面」中存在收益,他個人也沒有權批准「賭底面」。他的部門只是跟進客人服務需求,與「賭底面」無關。他又謂「賭底面」存在很多年,所有疊碼、賭廳都有做,「政府從無講係犯法,見過一個場有7至8個賭底面公司的人跟進,賭場保安、賭場執法人員見到都無干涉。」在他的認知中,「賭底面」並不算犯法,只是灰色地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