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言6賭牌為6博企度身訂造 周錦輝冀政府多聽意見並向中央反映

周錦輝

特區政府修改「博彩法」,相關法例或令本澳博彩業收縮,衛星賭場亦成為歷史。全國政協委員周錦輝認為,現時修改的博彩法法案建議未來賭牌最多6個,或多或少是為現有6家博企度身訂造,又指衛星場由相關博企直接向政府負責,本身便是有法可依,新法偏離業界要求,希望政府多聆聽意見並向中央反映。他又指,若衛星場結業涉及周邊從業員,對本澳就業環境影響較大。

「新博彩法」法案規定衛星賭場須設在屬承批公司的不動產內,現時主要由本地商人經營的20間衛星賭場,大部分都不是設於6博企物業內,隨時可能會繼貴賓廳後,亦成為歷史,法案仍在立法會小組會中細則性審議,惟不少衛星場以及貴賓廳相繼宣布結業,部份衛星場如英皇娛樂酒店也公布合約屆滿後不會續約,有業界批評法案條文是打壓衛星賭場的生存空間。

周錦輝昨日受訪時表,眾所周知,澳門微型經濟均是博彩業帶動其他行業,法案規定6張賭牌,但回歸20年,並非只有6間博企養活博彩從業員,所有人都有功勞,尤其是澳門人。澳門人的資產均是配合博彩業發展,包括衛星賭場,認為不理「外管」也好,衛星賭場也好,均是有法律支撐的,法律上是由博企向政府負責,並非衛星賭場向政府負責,這是有法可依的,他又指以前地價等便宜,重新競投賭牌是對其他新的(有意參與競投企業)不公平,形容政府法案所規定的6張賭牌是為6間博企度身訂造。

周錦輝又重申衛星場與大博企是合作及融資方式,並非沒有法律支撐,同時澳門博彩稅一直是單方面,即「睇(賭台)台面」,並沒有公司稅,若衛星場真的無法可依就「一早閂左啦」,他本人對此感到奇怪,「究竟是依賴博彩業帶動其他行業,還是不依賴博彩業帶動其他行業」。他又引述特首賀一誠日前在立法會上表示的後疫情時代要吸引海外客源,反問「何談而起」,現今制度下、疫情影響下,澳門內銷如此弱如何引申其他?直言澳門沒有什麼轉型方向,相信政府一樣是依賴博彩業,認為政府的政策有小小偏離市民所要求的,尤其是中小企希望政府聽取他們聲音。

周錦輝:博彩業是要健康發展並非健康結業

周錦輝強調,他支持博彩業健康發展,並非博彩業健康結業,反問如何鼓勵健康發展?他更稱自己感到痛苦,以為自己有機會配合政府以致博企在澳門健康發展博彩業,但突然間好似不承認澳門人發展的方向(衛星賭場),感到好遺憾,「依家有人問我做咩,我都唔敢講係博彩業」。

他更指這是一個博彩工業,究竟如何規範?中國人做生意會講回本,與外國的融資完全不一樣,若政府對澳門企業產生如此負面,只會「益外國公司」,建議政府應該找多些專業人士商談,聽取意見。

此外,他又指一國兩制要成功,澳門經濟一定要搞好,更直言澳門經濟有問題,希望特區政府能多向中央反映業界意見,澳門博彩業是要健康發展,不是健康停業。

衛星場結業影響周邊從業員

談及本澳失業率,周錦輝稱,博彩業是澳門的支柱產業帶動其他行業,只有博彩業的收入方能帶動其他非博彩業元素,若主力博彩業沒有收入,其他產業(倒閉)會引發骨牌效應,勞動就業並非只有荷官,博彩周邊的勞動力更大於博彩員工,「唔知佢哋(政府)嘅方向係點睇」,「你又依賴博彩業,又要求博企唔炒人,咁你又點解要閂一部份(衛星場)?」他又指疫情關係,本澳由每日百萬遊客跌至1萬左右,批評給大博企壓力,尤其這些大博企配合社會發展,認為對他們不公平。

他又以漁人碼頭為例,假設酒店博彩從業員有700人,但周邊會有如公關、司機、保安、會計、餐飲服務等400多人,即使「留返600人,另外400人都要走啦」,「一個衛星賭場係咁,但仲有17個」,因此關閉衛星場影響較大。

周錦輝更直言,澳門是資本主義社會,如何用澳門的數據支持澳門人發展,澳門人的資產就如股票市場,全部被套空,「一間酒店價值30億,冇左個設施(賭場)或者只剩10億」,又稱不單只「博彩法」,其他種種類類的政策均會影響澳門就業,競爭機制愈來愈大、人愈來愈多、工愈來愈少、收益愈來愈少,相信失業率加上無薪假起碼會有20%,並指疫情已令大家舉步維艱,現時法案或導致博彩業收縮,希望特區政府多聆聽社會意見,加強與業界溝通,並反映予中央政府,共同促進博彩業健康發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