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局:獨居不代表隱蔽無援 七千獨居長者八成有子女籲多關懷

社工局呼籲居民多關心身邊長者

近年長者輕生、倒斃家中多時始被發現的悲劇事件頻頻發生,社會關注政府對長者社區服務、隱蔽長者的支援是否足夠和完善。社工局表示,社工局的「獨居長者及兩老家庭服務使用者資料庫」顯示,有7,000多人登記為獨居長者,但當中有八成獨居長者是有子女,獨居不代表隱蔽,不代表無援,當局呼籲為人子女、年青一代、鄰舍多關心身邊長者,「有時可救返一條命」,有需要時可聯絡社工局和社服機構,轉介相關服務。

今年2月本月初西墳馬路一對母女伏屍家中逾1年始被發現更震驚社會,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較早前回應時承認「一年之後先至發現真係已經太遲」,當局思考如何打破各部門之間數據壁壘,如透過敬老金、養老金、社會服務和醫療系統等,發掘隱蔽長者,同時,希望利用一些科技手段,主動接觸長者了解情況。社工局社會互助廳廳長蔡兆源、長者服務處甘潔玲處長、明愛恩暉長者綜合服務中心副院長陳翠儀昨出席電台時事節目《澳門講場》探討隱蔽長者。

(左起)陳翠儀、蔡兆源、甘潔玲出席《澳門講場》

研透在生證明續期核查風險個案

蔡兆源表示,特區政府關注獨居、隱蔽長者的生活狀況,以及服務需要,當局長期有提供相應的服務和支援。社工局持續和民間機關合作,透過各類長者服務中心、家居照顧服務和日間護理中心等機關,向長者提供關懷、生活照顧、康復護理等,同時透過獨居長者連網支援計劃、長者關懷網絡、平安通等專項計劃,為獨居長者提供社會聯結、日常關顧、危機介入等支援。

蔡兆源說,為協助一些未有使用社會服務,但又缺乏家人照顧的獨居長者,社工局在多年前已透過資助有關單位,透過派傳單、設街站、上門探訪等外展方式,主動接觸發掘社區隱蔽長者,希望能為他們提供所需要的支援服務。為盡早發現獨長隱蔽長者,社工局並加強與其他部門合作,通過核查風險個案,主動接觸未有如期辦理在生證明等相關福利續期申請的長者,同時研究在辦理有關證明續期程序時,適當收集長者資料,以便對他們提供支援。

第四季推偵測獨居長者應用程式

他透露,在保障個人資料和私隱前提下,社工局計劃與衛生局合作,在有需要幫助的長者入院時,徵得本人同意後讓衛生局轉介有關個案予社工局,在長者出院後提供支援。當局亦會在今年(2024年)第4季推出偵測獨居長者活動情況的應用程式,加強機構發現及介入工作。社工局正計劃深化和社團、民間機構之間合作,包括對小數社群、較多獨居長者居住的唐樓、兩老家庭較多的中南區,透過主動接觸鄰舍、社團轉介,以致和商會合作等方式,聯繫獨居和兩老家庭,讓不在社服機構網的長者,踏入支援網絡。

蔡兆源進一步解釋,將推出的發掘隱蔽長者應用程式,程式會在長者本人授權下提供每日步數,當局如留意到長者一段時間未有活動,將與權限部門尋找有關長者。

獨居長者不等於隱蔽長者

蔡兆源稱,所謂隱蔽長者,是指與社會存在隔離,其在心理、精神方面處於脆弱狀態,他們缺乏親友的關顧,不接觸和使用各類社會支援服務,他們社會關係較為薄弱,當遇到問題或有需要時,不懂得或主觀上不願意主動向外尋求協助,發生問題時容易出現風險、事故,出事後也難為他人所發現。一般獨居、雙老、自理能力較差、個性上較孤癖的長者,都會容易變成隱蔽長者。國際研究發現,個人性格取向、身心健康因素、求助能力較低、對社會資訊接收差、缺乏家庭支援、社會環境排斥等,都會造成某些少數族群隱蔽起來。

蔡兆源又指,獨居雖是長者隱蔽的風險因素之一,但獨居長者不等於隱蔽長者,社工局的「獨居長者及兩老家庭服務使用者資料庫」顯示,當中有7,000多人登記為獨居長者,當中八成是有子女,七成居住在電梯樓,如果這些長者有家人、鄰居關心,大廈管理多關懷,不會太難發現長者問題。年青一代對長者關心和尊老風氣尤為重要,畢竟澳門有9.5萬多長者,蔡兆源呼籲子女多關心父母,若家人或鄰舍、大廈多給予關心,有助發現隱蔽長者。甘潔玲則鼓勵長者多外出與朋友聯絡,互相關心及幫助,有助更多服務可主動接觸有需要長者。

獨居長者隱蔽性高發掘有難度

明愛恩暉長者綜合服務中心副院長陳翠儀表示,長者隱蔽的原因主要是缺乏社交,生活較孤獨,較少接觸社區服務及參與活動,資訊科技發達,但長者選擇隱蔽起來,是由於他們身體健康差,部分居於唐樓,身體不便出行,日常生活沒有家人朋友陪伴,或因經濟原因,長者為了節省開支,會減少外出消費。

陳翠儀稱社團主要透過派發傳單宣傳服務,但獨居長者隱蔽性較高,相關長者又不善表達,接社會觸資源較少,在發掘有一定難度,陳翠儀稱明愛會透過擺街站及增加社區服務等,增加資訊傳遞和接觸隱蔽長者。

明愛會透過擺街站及增加社區服務等接觸隱蔽長者

蔡兆源表示,隱蔽長者警惕性高,對陌生人不信任,難「破冰」,介入時需循序漸進,切忌過於熱心和過度提供服務,導致部分長者產生過度防範心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