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賓廳相繼結業政府冷眼旁觀不作為 林宇滔促削六博企外勞額保本地人就業

多間博企相繼終止與中介人貴賓廳的合作

自周焯華案發生後,不少博企為求自保紛紛終止與中介人貴賓廳的合作,多間貴賓廳相繼結業,引發大批貴賓廳員工年尾失業。議員林宇滔批評,在事件發生後,政府態度冷眼旁觀和不作為,令業界和社會對行業出現信心危機,未有積極主動協助失業員工再就業同時,更不斷向六間博企批出大量外僱額,從未兌現保障本地人優先就業的承諾。他認為,作為負責任政府應主動向社會和業界講清楚,包括將來澳門會否繼續有貴賓廳、以及合法經營準則等,讓業界和僱員明晰方向;他並促請政府立即削減六博企外勞額,騰出更多職位予本地人。

林宇滔

政府對貴賓廳態度不明業界感擔憂

繼永利澳門在本月20日終止與所有中介人合作及關閉所有貴賓廳後,其他博企相繼跟隨,有消息指新濠博亞向中介人發出的信函,由本月21日起終止合作關係,包括新濠天地和新濠影滙內的貴賓廳均須在上述日期前停運。行政長官賀一誠較早前從北京述職回澳後表示,貴賓廳與賭牌承批公司有合約關係,同政府無關。當局亦沒有硬性規定博企要有貴賓廳或撤走。

林宇滔認為,內地對跨境博彩立法進行規管和打擊,完全是內地的權限,不過在澳門的貴賓廳,儘管因疫情關係,貴賓廳收入大減,無可否認一直是澳門經濟中起著重要作用,有關產業在澳門已存在了相當長的時間,因應內地的政策調整,澳門相關產業何去何從,作為負責任的政府,應公開向業界和社會「講清講楚」,包括行業經營的界線,讓業界明晰及有所遵從。

他又不認同,政府官員多次強調「沒有辦法干預個別企業的營運」的說法,現在涉及的並非個別企業,而是整個行業的問題,特區政府應主動和內地溝通,在對本澳貴賓廳經營問題上應有自己的取態。

林宇滔形容:「覺得現時政府做得最差嘅係,就好似一個旁觀者咁。」有業界反映,政府對貴賓廳存續方向不清晰,「邊部分合法、邊部分唔合法講唔清楚」,令業界對未來賭牌重新競投缺信心和感到前路茫茫,這對未來賭牌競投和未來博彩業發展、甚至國際形象等都不利。

無積極主動協助受影響員工再就業

林宇滔批評,周焯華事件發生至今已近1個月,政府對事件的評估和應對工作做得不足,相當被動,面對涉幾千人甚至一個行業的消失,政府應有措施協助受影響僱員轉業,但疫情以來政府在相關工作上做得很差。

他說,在2008年金融海嘯時,當時博彩業亦陷入蕭條,多家博企遭遇財務危機,也出現減薪裁員潮,但當時政府和工會積極介入下,最終三方簽署諒解備忘錄,保住了千多名莊荷「飯碗」,雖然當年政府做得並不完美,有300多名莊荷已被解僱,不過最重要的是當時政府有立即削減六大博企外勞額,令本地人有機會在博企內尋找其他職位。今次貴賓廳事件,涉及人數可能會較2008年時千幾個少一些,惟對博彩業、經濟的影響並不少,對博彩業造成了致命打擊,政府更應重視和積極應對。

六博企未盡社會責任存大量外勞

博監局曾強調:「按照現行的法律法規,承批公司貴賓廳的員工,因屬承批公司聘請,不會因貴賓廳停運而受影響。至於中介人所聘請的員工,中介人有義務保障員工的勞動權益。」彷如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林宇滔指出,中介人貴賓廳經營是需要向博監局提出申請,屬政府特許經營業務,政府應積極介入處理,員工就業問題更要作出處理,政府絕對不可能置身事外。「我理得你邊間公司,如果有幾千人失業,政府係咪可以唔處理?」

林宇滔又提到,六大博企的本地僱員數目,由去年3月的76,954 人,下跌至今年6月的74,601人,即疫情期間至少減少了2300多個本地人職位,但至今仍有逾2萬個外僱額,反映即使本澳失業率上升,但政府並沒有採取積極有效措施保障本地人就業,繼續向六大博企批出大量外勞額。「本地人優先就業講就係咁講,但點令佢哋(失業人士)搵到工作,政府係唔合格嘅。」他促請政府應該立即削減六大博企近兩萬個外僱額,騰出職位予本地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