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入境管控」法案獲立法會細則性通過 允當局收集生物辨識及無常居所都視作常居

立法會昨細則性討論修改《澳門特別行政區出入境管控、逗留及居留許可的法律制度》法案(簡稱「出入境管控」法案),議員對於法案中治安當局可以收集居民及訪澳旅客的生物特徵,包括指紋/掌紋、面容、虹膜或視網膜作關注,尤其是收集虹膜或視網膜,提出是否太前瞻立法。另一爭議點,在於在澳沒有常居所仍視為計算在澳居留日子。

保安司司長黃少澤昨日應邀出席立法會全體大會。議員對於「出入境管控」法案部份條文討論激烈,特別是收集生物識別和留澳居留計算標準問題。

收集生物識別技術具前瞻性

法案建議,對於居民及訪澳旅客可以收集包括指紋/掌紋、面容、虹膜或視網膜生物識別特徵,多名議員提出對於虹膜或視網膜的收集,是否超前於國際趨勢。區錦新、林玉鳯、高天賜等提出,目前全球僅少數國家對入境旅客有收集虹膜或視網膜,本澳在是次法律中設收集權限超前於國際趨勢,質疑是否有必要性。議員蘇嘉豪除了提出上述關注點,還關注相關資料的儲存期,是否一經採集永久保存?

黃少澤回應,提出收集虹膜或視網膜,是基於科學性、合理性、通關便利性等多方面綜合考慮,由於指紋/掌紋、面容可以透過人為方式改變,目前科技下,虹膜或視網膜難以改變,亦符合上述多方面理由,尤其便利通關,他舉例,未來橫琴深度合作區,利用面容識別或其他生物識別可以「就咁過關」,通關會更便利、安全和衛生,尤其有利防疫。又提出,現時除了有新加坡、印度和不少國家的機場也有採集虹膜或視網膜或將之用作辦理登機,相信收集虹膜或視網膜的形態使用會是世界各地趨勢,又指,「其他國家唔做唔等於澳門唔可以超前做。」

他強調,生物識別是自願採集,不願意被採集生物識別的居民可以選擇人工通道或旅客可以拒絕入境。由於虹膜和視網膜不會改變,若採集後將會長期儲存。

不在澳過夜、澳沒有常居所問題

法案在委員會討論期間,在澳沒有慣常居所甚至不留澳過夜均視為計算留澳時間,引起公眾質疑及爭議,有意見認為此舉等同進一步放寬居留政策的大門。蘇嘉豪認為,在澳門沒有留宿地方都視為常居所,是強行切割兩者關係、太荒謬,又提出,該重大修改沒有社會共識,不應倉卒通過。區錦新指,終審法院有關的案件判決中也指出本澳要有常居所,但法案建議只頻繁、有規律地到澳就學/就業則視為留澳條件之一,是否以法律糾正終院觀點?林玉鳳反映,社會有觀點認為相關條文變相令本澳居留太易批,讓更多的居留人士爭奪社會資源。高天賜建議考慮有關人士的生活軌跡與澳門的密切程度作定斷。

議員龐川則引用第8/1999號法律中找不到結論指一定要在本澳有居所,故認為,是次相關條文是對通常居住理解不清晰的補充。

黃少澤指,終審法院的判決只針對該個案,亦認為,由於對居留計算、常居所存在解存奇異,需要透過法案的條文更具體化、清晰化及避免表述不明確引起的奇異,居留許可前提並要件沒變;計算居留,除了是常居所、過夜與否,還有第8/1999號法律及是次法案內的所有條件作綜合考慮,這是考慮了本澳狀況及國際標準、慣例。至於本澳人才引入,未來將另有法例,再作諮詢。

另外,立法會昨細則性通過《樓宇及場地防火安全的法律制度》法案,法案將於公布後滿 1年起生效,部份條文有生效後1年的過渡性規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