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規模DQ民主派參選人 黃東:嚴重損害政府和選舉認受性

立法會選管會宣佈21名直選參選人,有事實證明不擁護澳門《基本法》,或不效忠澳門特別行政區,而不具參選資格,當中包括兩名現任立法議員,事件引起社會嘩然。事時評論員黃東形容是否擁護非常抽象,他認為選管會任意演繹法律的做法,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嚴重損害了政府、選舉和參選人的社會認受性,整個社會各個層面都會受到破壞。他擔心日後澳門居民其他公民權利都會被剝奪,同時議會內若沒有其他聲音,面對民生問題時就起不到向政府施壓、令其改革的作用,對改善民生事務和推動社會進步都非好事。

黃東

當年修法時政府沒設追溯期

選管會參考警方提供的資料,以及早前終審法院關於「六四集會」的判決後,判斷6組共21人不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或不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沒有下屆立法會的被選資格。但翻查資料,特區政府在2016年,修改《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選舉制度》法案,建議引入條款時,當年時任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表示,對於參選人士的聲明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及效忠特區,這個判斷屬於立法會選舉管理委員會的權限。法案中沒有設置追溯期,若參選人士過往曾作出不擁護《基本法》或不效忠特區的言論,選管會可在對方作出聲明時,確認對方是否願意放棄過往的這些言論。倘參選人士對於選管會的決定有異議,法案亦設有上訴機制,最終可交由法院裁決。

官員文革思維令澳門倒退50年

現在選管會以終審法院「六四集會」的判決作為理由,黃東批評,當時政府講明沒有追溯期,但現時卻秋後算帳,整件事很不可思議,亦是用法律邏輯無辦法解釋清楚,政府自己制訂的法律,自己可以不遵守。明明當年陳海帆已表明不會對參選人言論設追溯期,但現在選管會則「秋後算帳」,有違立法原意,他形容今次事件很不可思議,「究竟是特區政府咁做,定係中央想咁做呢?呢個真係唔清楚,反正在法律邏輯、精神上無辦法解釋清楚。」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事件對澳門影響是可大可小,小則涉及選舉公平性、合法性,大則若所有法律從此都可以這樣的操作方式,為限制市民公民權利而「龍門任意搬」。「若果在政制上夾硬任意操作,你都覺得無問題嘅,其他法律執行也可以根據官員的需要而作出不同的演繹,係件好恐怖的事情。」

黃東指,西方法律的精神是為限制官員、政府濫用權力,澳門則似乎是用法律限制民間力量,法治社會變人治社會,用法律外衣為當權者服務。他不明白政府究竟怕甚麼,因為本澳民主派本身已屬弱勢,對議會影響不大,現在則要令其滅聲,連小小批評聲音都不容存在,只會令民生事務繼續惡化下去。他又認為,選管會實際上是把文革思維套用在今次選舉上,令澳門倒退50年,同時也會令「有得留低」的參選人、政府、選管會社會認受性通通受到打擊。

大規模DQ不如取消直選改為委任

民主派被取消參選資格,今次立法會選舉建制派成大贏家?黃東表示,今次建制派雖「躺平」都可以入到立法會,惟失去了競爭,議會都不會正常,因為有些需要由民主派推動,向政府施壓,令政府不得不回應社會民生問題,當這種力量消失時,建制派在推動政府做好施政時便失去了壓力,無論是建制議員或政府都可以「hea住做」。他直言,「如果DQ咁多人,學市民話齋,不如全部委員算啦,唔好浪費公帑同人力物力去搞選舉。」

他又擔心,經過令次事件,也可能令建制派不敢就政府政策、施政發表反對意見,因為擔心日後會被「秋後算帳」,社會就更難以進步。最終影響的都是民生,他希望市民勿要忽視今次事件的影響力,以為只是投票時少了幾個參選組別,現在居民的選舉權、被選舉權,以及言論自由受影響,日後則會輪到其他公民權利被收窄,公民權利被剝奪。

三權公信力「一舖清袋」

黃東續說,澳門的「一國兩制度」主要是向台灣起示範作用,現時「當澳門人都覺得一國兩制是假嘢,點樣畀台灣人睇呢?」今次受影響的不僅是這21名參選人,整個社會各個層面都會受到破壞,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公信力「一舖清袋」,澳門只會培養出「忠誠的廢物」,目前仍未可看清今次事件的破壞力,但必然會產生骨牌效應,「公民權利受到剝奪,但都仍然唔覺醒的話,其實真係一個澳豬,咁係好可悲的事情。」

社會全面滅聲下個目標將是網絡

黃東指出,政府全面滅聲的趨勢越來越明顯,現時集會示威被禁止,傳媒自我審查嚴重,現時連議員發聲的機會都沒有,「下一步,連網上都要滅埋聲架啦。」他形容現時的政府已經完全不再想聽到反對意見,而是將法律「武器化」來對付公民,「一個大話冚一個大話,咁係咪一個正常的社會呢?咁樣落去會係一個無聲的社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