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錦新:禁粵康碼非綠碼人士入境已解決問題 蘇文欣:政府最終目的是為「谷針」

因應鄰近地區疫情反覆,特區政府近日收緊各項社區防疫措施和口岸檢疫政策,包括進入公共場所、食肆、乘搭公共交通工具須出示健康碼,當局解釋是希望藉此避免持紅碼和黃碼的人士到人多的地方,被轟擾民,同時也令沒有智能手機長者出行受到限制,議員區錦新批評措施邏輯混亂,措施出現的結果變成了要限制的人限制不到,不應受限制的人卻受到限制,倘要防止外地疫情輸入,禁止粵康碼非綠碼人士入境便已經可以解決問題,同時應盡量減少外僱頻繁出入境,防患於未然。時事評論員蘇文欣則認為當局最近一系列新出入境和防疫措施,收窄居民出行方便度,最終目的是為「谷針」,令市民覺得只有接種疫苗才能自由出入境和進入公共場所。

長者綠碼問題未解決不宜推安心出行

由6月9日起,凡進入娛樂場、酒店場所和公寓、出入境大樓及醫療機構、政府部門、購物商場、設有堂食的飲食和飲料場所、餐廳、酒吧、街巿、大型超巿等場所均須出示健康碼。對不少沒有智能手機的長者和小童造成生活限制,有長者大呻:「健康碼措施令他們出街食嘢都唔得,街市都無得入。」儘管政府和社團合作,在全澳100個點設立列印健康服務,惟當政府部門和社團假期休息時,這些人士則要面對沒有健康碼不能進入公共場所的困境,近日政府又聲稱全澳16個點有24小時列印健康碼服務,但現時本澳有部分長者並不識字,要他們在沒有人員協助操作自助服務機亦是困難,相關問題就猶如當初政府推出電子消費優惠計劃,仍要保留消費卡一樣,政府推出政策措施時,都要考慮照顧部分沒有智能手機、不會電子化操作的長者。

區錦新認為,政府在制訂政策措施時沒有考慮到可操作性問題,就如消費優惠計劃,只想到可以達到甚麼目標,但卻完全忽略了本澳仍有一群不是用智應手機、甚至沒有電話的人士,未來政府更計劃推類似香港的「安心出行」行蹤紀錄手機應用程式,恐會令不會操作智能手機的人士更寸步難行。他並不是反對「安心出行」,但政府應有辦法解決上述人士的困難,若解決不了則建議不要推「安心出行」。

區錦新

區錦新批措施邏輯混亂不合理

傳染病防制暨疾病監察部協調員梁亦好曾表示,因澳門現時風險較早前高,健康碼黃碼、紅碼者禁入食肆、不可坐公交等對市民造成不便,因現時是非常時期,在短時間內要共同做好工作。根據衛生局的指引,持黃碼人士應進行自我健康管理,相關人士不能乘搭巴士和的士,但可以照常上班。區錦新批評,相關措施相當擾民,政府容許黃碼人士可以如常上班,但又不許其乘搭公共交通工具,若沒有私家車人士,是否就意味著要行路返工?無論相關人士在出門過程中,或是公司內,同樣會接觸到其他人,看不到相關健康碼限制有何特別的意義和作用。「要限制嘅人反而限制唔到,不應被限制的人,例如長者、沒有智能手機的人,反而帶來生活上的不便,政策非常奇怪。」

政府綜合服務大樓辦公時間提供列印健康碼服務

他又直言,措施看似是「紥晒馬」應對外來傳入,但其實思維邏輯混亂。倘若廣州、佛山疫情緊張,相關地區的居民在粵康碼上已顯示了其來自高危地區,當局應根據粵康碼申報,限制相關人士入境,問題就已經得到解決,沒理由因為鄰近一些城市疫情緊張,反而限制本地區居民出行和進入某些場所,「我哋澳門無(疫情)反而限制自己(居民),根本不合理。」如果政府從旅遊城市角度,認為要吸引旅客來澳,但面對疫情,不能再以方便和吸引旅客的思路來考慮問題,為經濟利益而放棄對來自高風險地區旅客的把關。當粵康碼非綠碼時,就應禁止其入境。

過境不算到過疫區存漏洞

御麟殿粵菜館1外僱由於乘搭高鐵與1確診病人同車而被列為次密切接觸者,因其是中途到達廣州而沒有出車站,所以不算是到過廣州,為此其返澳後毋須接受醫學觀察,令人質疑目前現有入境通報機制是否存漏洞。區錦新直言,即使該人士沒有落車,但會有來自廣州的乘客上車,風險同樣存在。現時本澳有近10萬外僱每日往返澳門及珠海,甚至部分會到廣東省的其他城市,就算本身澳門居民是身體是健康,惟新冠病毒潛伏期長又沒有症狀,且具高傳染性,大量外僱在珠澳兩地來回流動,無疑為澳門帶來很大風險。

區錦新建議參考去年做法,應減少外勞頻繁往來澳門和廣東省,作為僱主應負起社會責任,為外僱提供在澳住宿居所,這才能真正防患於未然,中小企可能需要政府協助,但大企應有能力可以解決外僱在澳住宿問題。他形容:「而家關口係打開,大量外地僱員可以穿梭往返,就算來自疫情地區都無任何嘅限制,然後反過來在澳門自己限制自己,但又唔係限制得徹底,黃碼又可以出街。」政府不應簡單用健康碼來限制居民出入公共場所,而應該把好各個口岸入境的「關」,減少人員流動,才是有效防止病毒輸入措施。

蘇文欣「全民綠碼」存技術性困難

蘇文欣亦表示,自政府推出「全民綠碼」措施後,社區中不少人都覺得很煩。他形容要「全民綠碼」,是「講就容易,做就困難」,他舉例,政府規定乘搭巴士要出示綠碼,但在人流高峰時,若嚴格執行的話,則會阻礙乘客上車,同時司機亦難以逐一檢查所有乘的健康碼,出現「做唔切」情況。所以現時大部分乘客都沒有出示綠碼就照樣上車,令乘搭公共交通工具須出示綠碼規定形同虛設,更枉論執行拒絕黃碼、紅碼人士乘搭巴士的規定。6月12至14適逢周末假期和端午節假期,政府和社團連放3日假,街上和食肆人流明顯增加,食肆要執行健康碼措施,則要額外抽人手在門口檢查客人健康碼,這對人手短缺的小商戶來說會造成一定困擾。

蘇文欣

限制外僱留澳更容易造成大規模傳播

至於有社會聲音建議僱員應要求居住在珠海的外僱留宿澳門,以減少人員跨境流動,蘇文欣對此不贊成限制外僱出入境,因為澳門並沒有地方給外僱居住,若由僱主提供宿舍,可能會出現居住環境太擠迫,當其中1個人感染病毒,便會很快傳染宿舍其他人,這樣會更加危險。相反外僱每日往返珠澳兩地,珠海居所空間比澳門宿舍更加大,對澳門來說可以減低傳播風險。

蘇文欣指出,政府推出一系列措施,收窄出行條件,最終目的是希望推動市民去接種疫苗,令居民覺得只有接種了疫苗才能自由進出公共場所和出入境。惟澳門人已出現了抗疫疲勞,其次是居民對疫苗缺乏信心,過去有不少接種了疫苗後出現了不良反應,甚至死亡事件的負面信息,政府都表示和疫苗無關,令一般市民覺得沒必要就不會去接種疫苗。他認同接種疫苗是好事,有見社會對疫苗存在不少誤解和欠缺信心,他建議政府加強疫苗的宣傳工作,加強居民對疫苗的認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