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孫旭認同居澳定義不一定要過夜 區錦新批政府做法是駁回終審法院判決

目前有不少技術移民人士因沒在澳過夜而不獲臨時居留不獲續期

目前有數百人因不符合每一曆年通常居澳183天,臨時居留不獲貿促局續期或處於司法程序,政府上月向立法會提交《修改出入境管控制度法案》新文本,新增條文建議獲臨時居留許可的人士若頻繁及有規律來澳就學、工作和從商,即使不在本澳留宿,仍視為在澳門通常居住。相關建議亦會影響現時兩個移民制度續期申請的審批,坊間質疑上述修改變相是放寬每年至少183天留澳的限制。議員梁孫旭認同常居定義不一定要在澳門過夜,應以相關人士的生活軌跡是否與澳門有緊密關係來作出判定。議員區錦新則認為政府此舉有駁回終審法院判決之嫌,從制訂立法角度做法也不合理,質疑當局有否評估修法後帶來的影響。對於涉及居留和居住權的規定,應謹慎處理。

現時,獲批「居留許可」的人士,如果沒有在澳門「通常居住」可能會導致「居留許可」不獲續期或者失效,怎樣才算「通常居住」?治安警官網上,「問題解說」中有關出入境來澳定居人士有這樣的回答:「居留許可」的續期或維持,取決於個案是否符合第4/2003號法律和第5/2003號行政法規所規定的前提和要件,特別是有沒有在澳門「通常居住」,即自「居留許可」生效日起計的每1周年裡,利害關係人是否以本澳為生活中心,並在澳居留不少於183天,且每次離澳連續不超過半年。」(https://www.fsm.gov.mo/psp/cht/psp_top7_sm_6_9.html)

最近政府向立法會建議,持臨時居留許可的人士,不在本澳留宿,也視為在澳門通常居住。梁孫旭表示,他收到有技術移民人士的求助,過去一直在澳門工作,但由於要照顧在珠海的長輩,所以每日收工後便會到珠海居住,連續6年也獲政府續期非永久居民身份證,但自2018年廉政公署公佈《貿易投資促進局審批「重大投資移民」和「技術移民」的調查報告》,指出貿易投資促進局在審批「重大投資移民」申請時,存在審批標準欠缺嚴謹、申請人長期不在澳門等問題,而且出現透過虛假聘用取得臨時居留許可的情況。之後貿促局審批相關申請和續期都變得較為嚴謹,有不少因沒有在澳過夜的技術移民人士不獲貿促局續期,這些個案後來到了法院審理,法院根據現時出入境管控條文作出判決,最終求助者被判敗訴,維持不獲續期。

居住定義既嚴謹又要兼具靈活

近年有不少居民到大灣區生活,現時約有近萬澳門居民在澳門工作但在珠海居住,也有跨境學生每日需往返珠澳兩地,為此,他認為現行制度有優化的需求。但強調要以這個人的生活是否與澳門有緊密關係來作出判定,不一定要每日在澳門過夜。「他一定要有一段時間在澳門有生活痕跡、有貢獻,當中喺咪一定要規範到咁死,一定要過夜,值得商榷,社會可以探討。」

過去也有不少人希望能放寬每年至少在澳居住183日的條款,梁孫旭直言,因為澳門是低稅制、高福利地方,澳門身份證很值錢,不少人都嚮往可以取得澳門身份證。倘若如果世界各地知名人士都來澳門申請居留,但又沒有在澳門居住,恐會對澳門造成很高的社會成本,「因為唔止俾一個人,仲有佢嘅家庭,佢地實際又唔在澳門住,純粹為攞澳門資源,對澳門無乜貢獻。」所以即使法律如何修改,這些申請移民的人士,都不能是與澳門毫無聯繫的,必須作出規範,免被人濫用,從而浪費政府公帑。總的來說,常居定義應嚴格,避免被濫用出現浪費資源,另一方面亦應具有靈活性,為方便居民流動。

區錦新批政府做法是扭轉終審法院判決

區錦新則表示,由於現行法律條文不清晰,令各部門對相關條文執行非常混亂,各部門各自演繹,直至今年2月,終審法院裁定因非工作原因長期不在澳門過夜,不視為在澳門通常居住。終審法院在判詞中更指出,該 2宗臨時居留許可上訴案的兩名外僱,雖每週來澳多次,但都只為工作,生活核心地不是澳門,沒真正成為居民的意圖,不屬在澳通常居住,居留許可不獲續期。他認同政府要清晰「經常居住」定義,而終審法院已用判決定訂了「通常居住」的定義,但現在政府又突然向立法會提出要修改相關定義,有駁回終審法院判決之嫌。

議員區錦新

他說,當然,政府有權修改任何法律,惟何謂「經常居住」,經過社會多番爭議,又經過多層法院判決已有結論。終審法院已判定只在澳工作但長期不在澳門過夜,不視為在澳門通常居住,現在政府此舉是扭轉終審法院的決定,他質疑政府做法是否適合。而更大的問題是因此造成的影響,會導致一批長期不在澳門居住的人都可以取得澳門身份證。為此,他對相關修法有保留。

區錦新又指,其次是今次屬較原則性的修訂,涉及影響性較大,《修改出入境管控制度法案》最初獲立法會一般性表決通過時,更沒有相關條文,現在沒有公開諮詢和社會充分討論下,政府新增加相關建議,在制訂法律角度,顯然不合理。政府修改法案時,應有足分的理據,不應只透過和立法會第三常設員委會討論,再在會後由委員會主席為政府作出引述了事,政府官員完全沒有站出來向公眾解釋清楚,「涉及重大政策時政府成日都話要公開諮詢,點解今次突然間閂埋門就掉出嚟,咁非常唔合理。」

梁孫旭:人才引入制度不宜過寬鬆免被濫用

至於立法會第三常設委員會主席黃顯輝在5月24日會後引述保安司司長黃少澤透露,政府計劃立法,為確保引進人才,賦予協助本澳參與琴澳深度合作的人士的居留地位,亦無需在澳留宿。梁孫旭指出,琴澳深度合作規劃具體條款至今仍未公佈,到底未來澳門與橫琴未來的關係、串聯性等,內地至今未有新政策推出,單以目前情況來放寬在橫琴工作的人才留澳要求,擔心人才引入制度會被濫用,出現濫輸情況,對於涉及居留和居住權的規定,必須要很謹慎處理,不宜太過寬鬆。

議員梁孫旭

區錦新:與澳門吸引人才背道而馳

區錦新也認為,政府上述建議會制造很多問題,因為畢竟相關企業設橫琴而非澳門,不受澳門法律監管,究竟企業有否聘用相關人士,相關人士又是否有在該企業上班,或只是一個空額,本澳任何部門都不知道也無從監管,若在這種情況下也給予其澳門居民身份,他形容非常危險,可能會變成內地人來澳取得身份證的捷徑。

他又提到,當年有人建議讓就讀科大的非澳門學生,可以畢業後留在澳門工作,這是因為相關碩士、博士學位學生也長期不在澳門上課,只是幾個月來澳一次,如果允許他們留澳工作,會產生很多社會問題。正因為社會意識到存在很大漏洞,故而相關建議並未獲得社會支持。

區錦新表示,澳門要推動產業多元化,但澳門的產業多元化不在橫琴,如果要吸引人才,也是吸引人才來澳門發展,在受澳門監管的情況下,才能對澳門有貢獻。若相關人才是在橫琴工作,與吸引人才來澳政策是背道而馳。他又以橫琴粵澳中醫藥產業園為例,政府預算投資160億元,現已投入了8、90億元,但既沒為澳門帶來經濟收益也沒有製造就業機會,生產的產品不是澳門製造,GDP也不能計算為澳門所有,他形容「啲錢完全是白白用咗。」澳門的產業多元應建立在澳門本地,吸引人才也是吸引他們來澳工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