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補習中心防火衛生存隱患 葛萬金促加強跨部門聯合巡查

雙職家庭普遍令補習中心應運而生

現時全澳有 600多間補習社,為學生提供托管和膳食等服務,社會綜合研究學會會長葛萬金直言,本澳補習中心環境設施、管理、師資等參差不齊,部分設在商廈內,防火安全存隱患,加上現時有不少補習社均有提供膳食,衛生局有否進行巡查成疑,現行《核准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之發牌及監察制度》在2002年修改後沿用至今,法規中很多條文已不合時宜,促請政府盡快完成補習中心的發牌和監管制度修法工作,加強對相關場所監管和跨部門聯合巡查,對中心輔導人員設培訓考核制度,確保師資質素,同時應定期網上公佈違規補習中心名單,提高社會監察和令業界更自律。

倡設補習社師資培訓考核制度

澳門現時對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的發牌及監察,主要由1998年頒佈的9月7日第 38/98/M 號法令《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之發牌及監察制度》加以規範,該法令的適用範圍是從事於課餘時間輔導及輔助私立或公立教育機構學生 學習、屬私人實體之機構,規範其與行政當局的關係及運作方式等。

葛萬金

2002 年政府對相關法令進行修改,至 2015年就修訂《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執照發出和監察制度》進行第三次公開諮詢。葛萬金表示,修法涉及到很多敏感的問題,例如場所同時向5人或以上學生提供學習輔助服務便需要申請牌照,5人以下則毋須納牌。當中在諮詢文本中亦建議對相關場所的調整協調員、學習輔助員及託管員的資格有一定的要求,但較為籠統,例如負責小學學生的補習輔導員,只須要初中學歷,補初中程度學生的,則只需要高中程度學歷,沒有一個專業評審考試,考核相關教學人員是否具有相應的資格輔導學生學習,師資要求兒戲。他建議教青局設立考核機制,從事補習輔導學生服務的人員,都需要修讀專業培訓課程,完成課程後才能成為補習社師資。「而家各校教師,每年都需要接受培訓,點解我哋啲補習中心、托管中心教職人員唔使每年定期去進修呢?」

商廈內補習中心存消防安全隱患

其次,近年這些補習和暫托中心都出現不少問題,包括衛生、環境設施、防火安全。葛萬金指出,本澳有不少補習社設在商業樓宇內,幾十個學生逼在這些寫字樓內用餐、溫習課業,特別是較為殘舊商業樓宇,出入人流較多,但電梯設施卻不足,一旦發生火警,會出現疏散困難,他形容很危險。有家長反映看不到相關部門有派員巡查這些安全隱患問題,政府若對補習中心巡查和監管不足,對家長和學生都構成不公平。此外,對有提供包餐服務的托管中心,相關饍食物衛生和安全,衛生局又是否長期有派人巡查和抽樣檢驗,還是任由托管中心自行負責就算?以上問題都希望政府可以公開作出交代和說明。

要有機制杜絕被釘牌後「借屍還魂」

葛萬金提到,過去揭發不少補習社老師非禮、欺凌、體罰學生事件,引起極大社會迴響,惟往往發生問題後,補習社都會以辭退肇事員工了事,推卸責任,補習中心負責人在招聘輔導員時,即使是兼職人員,都應向教育局作出報備。他又認為,現行制度中對違法補習中心的罰則過輕,無牌經營罰款是3,000元至 15,000 元;作虛假聲明或容納之人數超出所許可者,也只是罰2,000元至 10,000元;雖有附加條款規定,倘若相關場所發生問題後,同一中心在2年內不能開設其他分行,嚴重者停牌3個月甚至取消牌照,不過,即使被停牌,中心負責人也可以更換其他持牌方式,再申請補習中心牌照,現行處罰機制對違規補習社其實起不到阻嚇力,教育局要有機制杜絕違規補習中心「借屍還魂」。

定期公佈違規或不達標補習中心名單

葛萬金指出,自回歸後,澳門經濟高速發展,本澳雙職家庭增加,補習中心和托管服務有社會需求,數量亦不斷增加,當局有必要加強監管,保障學童和家長的權益,政府相關部門,包括衛生局、消防局、教育局等應定期對這些場所進行突擊巡查,瞭解中心內的設施、衛生、消防、空間、人員等是否附合當局要求的標準。只有有效監管,才能令相關行業健康發展。

對於違規或不達標的補習中心,他建議當局可參考「誠信店」做法,透過網上公佈涉事補習中心名單,讓家長知悉,透過公佈機制,增強公眾監管同時也可以提高業界警惕和自律。

網上公佈各補習中心收費方便家長比對

葛萬金又表示,有不少家長反映現時補習中心收費不一,全托服務的補習中心收費逾3000元,提供饍食服務的則需要2000多元,半托服務也需要1000多元,他建議教育局研究能否在網上公佈各補習中心的收費和提供服務的明細表,方便家長比對和作出選擇。

他亦關注一些補習社開辦「精英班」、「雞精班」,把學校一些考試題目預早讓學生做,他形容這種做法很大問題,他相信試題是從合法途徑取得,不過做得模擬試題太多,會削弱學生的主自學習積極性,希望補習中心用另類的教育模式改善學生的學習,家長亦應多關心子女健康成長,不應太依賴補習中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